选择的路艰难但不后悔 即墨撤市划区 中国女排接连惨败

  这是北京大学男篮主力队员郭凯,作为状元秀登陆CBA的菜鸟赛季,他与龙狮俱乐部完成了一个双方都很满意的双向选择,但略出乎他们意料的是,状元秀的菜鸟赛季过得不太顺利。1月13日广州证券队在主场迎战青岛,郭凯在篮下与对方外援对抗时重摔在地,结果造成腰椎横突骨折,医生诊断恢复时间至少需要2个月,这意味着郭凯提前11轮报销赛季。本赛季至今,郭凯为龙狮出战18场,场均打11分钟,能得到1.8分、1.5个篮板球,这与他在CUBA场均10多分加上近10个篮板球的数据差距甚远,当然数据体现不出的,是郭凯在防守端的作用。

  选择的路艰难但不后悔

  1月14日,郭凯被球队送到了佛山南海的这家合作医院,医生的治疗建议是不需要进行手术,但得躺卧静养。受伤后的前两天,郭凯的伤处疼痛难忍,他连吃饭都得躺在床上吃。结果,饭吞不下去,还引发了肠胃炎。这个身高2.02米的大个子,在病床上要在床尾多加一排凳子,即便这样脚还是悬空的。

  “受伤那时想的是比赛剩下的时间没多少了,每一球都要去拼。”郭凯说,他这个赛季的出场时间每一分钟都很珍贵,CUBA跟CBA的水平差距很大,CUBA的球星要在CBA立足,除了运气,更可靠的还是自己的态度和努力,2016年11月4日,CBA常规赛第3轮广州主场对阵辽宁,郭凯终于得到了第一次出场机会,他打了不到4分钟,没有数据收获。“其实有段时间还是挺灰心的,在CUBA我一拿球,对方就两三个球员上来包夹,在CBA一拿球,都没人防守我。”郭凯这么说的时候,自嘲地笑了起来,“可能懂球的人会看到我在防守端的努力,不过更多人会去看数据,从数据上看,每场拿个两分、一个篮板球,确实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郭凯,事实上不用发愁就业的问题,他还未毕业就已经得到不少有组织内部篮球赛的企业邀请,然而他还是选择了比较艰难的职业道路。“如果不打CBA,现在的生活可能会轻松一点,但是我真的没有后悔过,因为这是一种更丰富的人生,让我有更远的目标和更大的动力吧。”郭凯说。

  高才生梦想当个好教练

  郭凯出生于运动世家,父母的专项是赛艇,他与父母从河南迁居苏州,因为家教严格,从小成绩优异,初中的时候考上了苏州著名的草桥实验中学重点班,初三时,他得到推荐进入清华附中马约翰班。“其实在清华附中的时候训练也很艰苦,当时北京还没有雾霾,但是春天会有沙尘暴,清华附中那时候还没有建起篮球馆,我们就在室外训练,一节课练下来,耳朵里都是沙子。”郭凯说,“冬天的时候做体能训练,跑操场下来,流的汗很快就结冰了。不过这样艰苦的训练,的确很锻炼人,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的体能和专项素质真的是挺好的。”

  因为文化课成绩不错,球也打得好,郭凯在高考前就得到了多家名校的入学“门票”,他最终选择了能自由选择专业的北京大学,进北大第一年,他打上了校队主力,并且帮助球队打进了CUBA全国八强;郭凯大二时,北大男篮获得了全国亚军,到了大三,他帮助球队终于捧起了队史上第一座CUBA冠军奖杯。

  “其实我自己很想在未来离开CBA后,把自己的经历总结一下,也能多看看、多学习,总结一套好的训练手段。”郭凯说,“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优秀的教练,教小孩们打球。”郭凯目前在北大读研究生,主攻体育人文社会学方向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喷射的高 美轰炸机飞越南海 新婚夫妇派发狗粮

春节返乡见闻:娱乐未有节制 村风礼崩乐坏-搜狐新闻   在攀比和竞赛中的春节   离春节还有十多天时,村里最穷的一个农户再传噩耗,男主人因病去世;大约两三年前,他的小儿子也因病过世了。   男主人去世的几天前,他的大儿子在一群农民的陪同下,乘着当天的早班车去了乡镇上。当天上午,这个低保家庭一次性取出了全年3000多元钱的低保费。这群人刚出政府大门,就转身走进了乡镇上最好的一家饭店,点上最贵的酒水和饭菜,将全年的低保费花费的所剩无几。   这户村民很穷,也始终被村人视作“傻子”对待。大儿子知道,即便是只有一天可以行乐痛快,撑足了面子,哪怕剩余的364天都在听天由命地喝着西北风,也很值得。   “面子”是村里最为讲究的声誉,攀比是村人生活中的必需品。杀年猪在攀比,如果谁家的年猪杀的最早、体重最大,家人走路也跟着趾高气昂;而谁家的年猪很小,在村民的打探中连走路都不肯抬头。   按东北规矩,每年刚过元旦,村人陆续杀年猪,族人和邻居会前来帮忙,然后在土炕上堆满菜盆,摆上几桌。村人之间在比拼着,谁家的年猪膘肥体壮,谁家的待客方式比较周到,谁家因为吝啬而在菜盘光了之后不再添菜。可能刚从你家放下碗筷,很快,你家待客的不热情和吝啬便会不胫而走,传遍了整个堡子。   可是,在我听到的众多故事中,没有哪一家村民是真正大方的。即便童年记忆中比较忠厚老实的人,如今也被认为是不喜欢添菜、故意将肉做不熟的“滑头”了。   放鞭炮也在攀比。在农村,每年春节都要燃放爆竹,以前放鞭炮,近些年来流行城市中常见的烟花。在我的童年记忆中,春节期间不时会有火灾发生。在东北的森林山区,一年四季要靠烧土炕取暖和做饭,燃料就是漫山遍野的枯枝败叶,每家农户都在院内外堆起来足够燃烧一年的巨大柴火垛。以往的年俗中,谁家的柴火垛堆得高,摆放整齐,被认为是“过日子的一把好手”,这也是农村年轻男女相亲必看的一个物件。   但春节期间,总会有一些不受控制、火花四射的烟花爆竹,钻进柴火垛中,从一个微弱的小火苗燃烧成一团扑不灭的火球。当然,村里也有一些火灾是人为纵火导致的,如果邻里闹了矛盾,彼此最常见的报复手段便是趁着月黑风高,把一根点燃的火柴丢进柴火垛中,并快速地隐匿跑开。   临近春节,每户农民无论穷富,都要购买烟花,每户花销少则三五百元,多则超过千元。这笔开支相当于户均年收入的1 10。   村里罕有外出打工者,即便打工的,也都是男人离家,留下妻子照顾老人和孩子。因为进城能做的活计不多,而且常年讨要不到工钱,是否外出打工也让不少村人在2016年的春节犹豫不决。春节前夕,村里有年轻人在工地上索要工钱没能返乡。当天,他的家里杀年猪,村人为此摆宴庆祝,酒桌上没人关心这个年轻人最后是否讨到了工钱。   通常,选择进城打工的家庭年收入在3万元左右,而更多的人留在村里,进行了两极分化:一部分人,需要赔笑送礼,给在村里滥砍盗伐的老板们做工,砍伐森林按日计价,如果每家有两个劳动力,年收入约2万元;另一部分人只能把浑身憨力用在几亩农田上,年收入只有几千元。   但无论收入高低,春节燃放烟花是必须完成的一项使命。按传统,爆竹声中辞旧岁,这不仅是新春吉利的表征,更关乎着未来一年的财运时运。于是,村民们也攀比着:谁家燃放的烟花多、买的烟花贵,这是可供炫耀的谈资,胜者脸面有光,意指全村一年的好运都聚集在他一家。   除夕夜里23时,是各户烟花整齐绽放之时。这时的竞赛,变成了谁家的烟花漂亮,喷射的高,绽放的美丽。全家人一边院内欣赏,一边与别人家墙内外绽放的烟花进行比较。落败者,会心有不爽地暗下发狠,明年我一定在烟花上超过你��只有这样,我的日子才会超过你。   礼崩乐坏的村风   村内对子女的教育观,始终处在一种盲从和摇摆状态。十多年前,我是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,当时正是“读书无用论”在村内盛行之时。一个成绩很好的儿时玩伴,在家长劝说下初中辍学。当我大学毕业后靠一己之力打拼,在北京工作、安家,又一度被视为村内标杆,很多家庭心甘情愿砸锅卖铁供孩子读书。近几年情况生变,不少大学生毕业后,难以找到村民心目中“赚钱多”的好工作,一些不够自立的子辈,工作后还要时常依赖父母的继续补贴。因此,村子里的教育价值观再次紊乱了,在“孩子是否读大学”的问题上显得左右为难。   不久前,一名在读大学生,被父母劝导准备中断学业,要么回家,或者选择留城务工。劝说的理由是一笔简单的农民账:“家庭条件不好,而且大学毕业后也不是分配,要自己去人才市场等着人要,这和打工没有太大区别。工作难找、赚钱又少,而读书又太费钱了,家里供不起。”   大山隔绝了村人的视野,他们不知道、更不关心外界发生了什么,日久变得难以明辨是非、通达事理。在村人眼中,好与坏、是与非的衡量标尺和参照系,是比他们相对富裕的几个村民。这群一夜暴富的聪明人,是靠胆量起家,不择手段、不计后果,敢于挑战道义和法律底线。   在村人的思维中,宗族传统权威早该被打破,唯有自身钱包很鼓的人,说出的话才具有分量,才能服众,才理应被推崇为德高望重。而不用关心所讲内容是对或错,更无须计较发言者的年龄大小和辈分高低。这种逻辑极为简单:有钱人,就是成功的,也一定是最正确的。   这也是一个局限的天地。全村不足百户,拥有20万元以上家产的农户寥寥无几。四面深山环绕,只有一条土路通向乡镇,每天有早晚两班客车通行。很多村民,一生未出远门,还有更多的老人,没读过一天书,一辈子没走出大山、进过县城。   没见过世面的老人,却是大山中最后一批宽厚仁慈之人。可惜,这些老人越来越稀缺了,我认识的老人也渐次过世了。此后,一个儿孙满堂的家族根基开始坍塌,家风越加败落,族人之间不再友善和睦,一个尚未成家的小辈不仅可以辱骂父母,甚至还敢随手抓起一把农具冲向他的父母。犹如一棵大树,尽管枝叶繁茂,高耸参天,掏空树根后,树干和枝桠也开始枯落和腐烂。   田婆家的阿公在世时,曾有一个遗愿,子辈能将族谱在春节这天请回来,然后全年烧香祭品供奉。这个提议一再拖延,七八个子女互相推诿。   按农村的祖上规矩,幺儿要和老人生活在一起,长子要替父母分忧解难、操持家族责任。一番争吵过后,长子被迫接下了这个任务。   好景不长,不到一年,因为本身的不情愿和后续生出的怨气,长子将族谱砸个粉碎。让他怨气的是,在请回族谱、准备祭品的仪式前后,族人中没有一人前来帮忙,而大年初一之后,族人们拖家带口蜂拥而来,叩头祈福,求祖宗们能佑护他们大发财源、家丁兴旺,而在离开时只会丢下一两块钱的零钱,而在外被传言“发展很好、赚钱不少”的子孙后代在下跪叩头后,丢下的也不超过十块钱。   当然,不再供祖祭祀,还有一个更大的理由��长子一家在为祭祀忙碌的一年中,他发现,祖宗们并没有赐予给他这个最孝顺的人任何的好运。他似有所悟,原来祖宗不灵了。相关的主题文章: